0417-6600789

管理學家:協同研究院劉院長談《互聯網+工作的

2015-12-20 01:29瀏覽:

管理學家:協同研究院劉院長談《互聯網+工作的革命》

      伴隨互聯網技術與智能終端的普及和應用,網絡時代已全面到來。網絡時代改變個人消費行為的同時,云計算、大數據以及社交網絡等技術的快速融合與演進,也引發了商業環境的巨大變化。正值中國經濟與企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如何利用“互聯網+”推動組織行為管理變革,讓企業走出傳統的生產經營管理模式,提高組織績效,應對消費者快速變化的需求,已成為中國企業必須面對的問題。

 

 

      日前,專注企業管理軟件開發與研究十余年之久的致遠協同研究院,就互聯社會背景下,跨組織協同對企業組織績效的影響,出版了《互聯網+工作的革命》一書,該書系統深刻地闡述了移動互聯時代由個體行為變化引發的工作變化和組織變革。并在書中對“中國企業組織行為績效指標體系”進行了探索和研究。為此,本刊記者專訪了致遠協同研究院院長劉古權博士。

 

【被顛覆的工作】

 記者:《互聯網+工作的革命》一書出版的背景和初衷是什么?

        劉古權:當下,互聯網技術應用帶來生產方式的激烈變革和生產關系的沖突。移動互聯所帶來的廣泛連接,導致了全社會特別是企業組織成員的再社會化過程。隨著80后、90后作為企業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她)們的生活習慣和工作習慣的變化,原來靠打卡、開會等傳統管理方式的管理已不能適應未來的企業競爭,在企業內部,則發生了再社會化,打破了部門、層級的隔離和束縛,企業組織管理、個人工作正面臨巨大變化。

      深層次的變革帶來的是生產力的巨大解放。在互聯網下,萬物連接、百業跨界、時空無邊,在此基礎上,智慧眾籌、數字生態正以全新的姿態展現在每一個企業面前,帶來發展機遇的同時,更帶來企業如何適應新生態、打造高績效工作組織的挑戰。

     《埃森哲2015年技術展望》中提出,領先公司不僅早已開始利用技術向數字化企業轉型,而且目前正著力將行業專長與數字技術集合起來,重新塑造其所在的市場。這些領先企業發現,以生態系統的方式運營比單打獨斗要有效的多,這為企業提升差異化競爭力和贏利能力創造了巨大空間,推動了“伙伴經濟(Economy)”的興起。

    《互聯網+工作的革命》是致遠協同管理研究院根據3萬家企業、400萬終端用戶的實踐,繼出版《協同管理導論》、《協同創造價值》后又一本探索提高工作績效的管理之作。之所以出版這本書,是看到在“互聯網+”的狀態下,組織邊界泛化,萬物互聯、跨界創新的局面正在形成,而組織內部的人員和客戶在此情況下,更需要協同。“互聯網+”的思維很多,但我們發現互聯網最需要+的是工作的變革思維,“互聯網+”的本質實際上是改變了傳統的工作機制和機械的工作流程,用以人為本、技術為支撐的、滿足用戶需求的創新思維來進行高效地工作,這與致遠軟件十幾年來推行的協同理念不謀而合。我們認為協同與“互聯網+”非常匹配,所以“互聯網+”最通俗地解釋是連接、融合、協同。通過搭建跨組織邊界的泛協同管理平臺,提高企業的活力和創造力。

 

記者:互聯網生態帶來了人們生活和工作的改變,具體到工作,有哪些體現?

      劉古權:傳統的工作屬于“一起做”的協作行為,“一起做”的前提條件是“同時共現”。即在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地方做同樣的事情或者做一件事情的不同部分,這就局限了人們的工作場所,因為要對相同的物料進行操作,還要進行溝通和協調。而隨著網絡社會的到來,處理信息成為工作的主要內容和對象,它近乎零成本地進行復制和傳遞的特點,加上視頻技術的成熟和應用,使得我們隨時都可以工作。時間、地點不再是阻礙工作進行的障礙,只要我們需要或想做。工作情景的變化使企業在工作和關系模式上真正地融入互聯網,實現工作的改造,我們稱其為工作的革命。

這種工作的革命,包括了工具的革命、行為的革命、組織的革命、決策的革命以及企業文化的演變。

      首先是工具的利用。超級計算機、手機、可穿戴設備等的應用,讓我們隨時可以獲取、處理信息,具備了工具的基礎。

      接下來是行為的革命。傳統的社會關系、市場結構及社會觀念被瓦解了,代之以個體化、差異化和碎片化?;ヂ摼W引發了人類學習方法的改變,手機端的搜索讓即時學習成為一件隨時隨地都可以進行的事情。同樣,企業社交化、工作碎片化、創新、快速迭代和跨界顛覆都會帶來不同以往的行為上的改變。

      然后是組織的革命。隨著新技術的爆發式應用,跨界競爭漸成燎原之勢,企業競爭環境開始充滿不確定性,企業取得戰略優勢的難度空間增大?;ヂ摼W讓工作可以跨越時空限制,打破部門界限,企業組織架構和流程變得柔性,組織層級之間的壁壘消融,實現去中心化和自主演化,由此給企業帶來了組織變革,未來企業的主要利潤來源不一定是企業最核心的產品,很可能是互補性產品,這樣就可能出現羊出在牛身上找豬掙錢的商業模式。

      由組織革命帶來的決策變化。過去的決策有時是靠拍腦袋或憑感覺。在互聯網時代,決策可以根據軟件測定出的大數據信息,并通過模型去分析,確保做出更加有效的決策。

      最后是文化的革命。管理的最高境界是沒有管理的管理,沒有管理的組織是一種高效協同的組織。“互聯網+”的組織必須從過去的封閉思維方式中走出來,轉向更加廣泛和開闊的外部力量,以開放的姿態獲得高速成長,借助人文情懷重塑商業規則。

 

【組織變革的方向】

記者:您提到的上述五種革命,我們認為組織革命是居于中心地位的。由“工具革命”“行為革命”促使了“組織革命”的產生;而因了“組織革命”,導致了“決策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形成。因此,請您重點闡述一下互聯網生態下的組織變革如何進行,以便適應當下形勢對企業發展的要求?

 

      劉古權:互聯網+是一個消費主張的年代,企業如何把互聯網分享、開放、平等的元素改造成企業基因的一部分,變成一種文化,一個以互聯網方式驅動的企業,這才是轉型升級的實質。

      在《互聯網+工作的革命》這本書中,我們認為“互聯網+”生態下,組織正呈現這樣幾種變化:

      一是邊界消融,由于連接和互聯而導致企業組織穿越邊界,泛組織的協作成為現實。二是結構消解。在信息化主導的今天,科層制受到了很大的挑戰,扁平化、分權成為趨勢。三是形態虛擬。企業可以通過自己的管理平臺廣泛吸收外部人員為企業工作,組建虛擬團隊。四是管理柔化。信息化無孔不入和日趨開放的商業生態下,企業已經不再適應機械的組織管理,從而轉向以人為本的柔性化管理。五是在柔性化管理基礎上,組織的自由協同和自主演化成為可能。即組織的驅動力正從權力驅動、流程驅動,轉向自由驅動。

      因此,從以上組織發生的變化可以看出,社交化正在深刻地拓展并重構著人們的社會關系,從而將徹底改變社會的生產關系。而跨組織的廣泛連接,將促使企業成為社交化企業。

      社交化企業是將企業內部社交網絡引入企業管理中,以實現企業內部員工之間高效、透明、便捷的溝通與協作的云時代企業。建立社交化企業將是未來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打造社交化企業的核心在于組織要打造開放系統并采取柔性化管理?,F代管理理論認為,組織是一個開放系統,開放系統必須要和環境相互作用,在消耗資源的同時也在向環境輸送資源,必須不斷地變換自身形態以適應環境。

     在社交化企業中,組織的柔性化管理是基礎。即以人為中心,從觀念、行為和習慣上,運用流程、機制、引擎、調控等平臺和工具以保證適時觸發進程,并保證事務和行動的方向、規模和實踐進程,這樣的管理才可以生成組織的自發協同,員工主動配合。這樣一來,自上而下的命令越來越少,發自內心的熱愛、基于興趣結合起來的項目和自組織的業務越來越多。每個員工的創造熱情被激發出來,每個領導者的企業家精神被激發出來,各組成部分發揮各自最大潛能,最終凝聚成一個持續生長的生態組織。

 

 

 

 

【走向工作自由】

記者:按照您上面給出的組織變革方向,我們試著將其歸納為“跨界融合、管理柔性、自發協同”這樣一種自主演化的組織形態。在“組織革命”之后,您在“實踐與探索”中提出了“走向工作自由”,請您為讀者描述一下什么是“工作自由”?它的基礎和前提是什么?

 

      劉古權:赫伯特•西蒙說過,人是一種能夠解決問題、使用技能的社會動物。對人類而言,在擺脫了饑餓之后,有兩種體驗變得極為重要。一種最深刻的需求就是運用技能完成具有挑戰性的任務,并從中獲得巨大快感。另一種需求是與少數其他人建立起有意義的真誠關系——愛和被愛,分享體驗,互相尊重,同舟共濟。

      從工作自由實現的路徑看,協同是基礎。這里的前提是,一群人,有一個共同的工作目標,以及為達成目標實現而制定的以人為中心的流程規則。

      從協同的層次看,初期階段主要實現內部人員的溝通協調,然后發展為遵守業務規則的業務流程協同,再發展為以業務系統成為依托的全方位協同。目前正在逐漸發展為集團化跨組織協同、產業鏈伙伴的協同。

      協同既然是通往工作自由的一項基礎,那么協同可以為組織帶來高效嗎?

      致遠協同研究院與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通過對1500家不同行業和領域的中國企業的組織行為績效進行研究,結果發現(調查指標和研究方法詳見書中附錄,此處不展開),組織績效關鍵驅動力中,“關注與認同”“溝通與信息”居于前列,其中溝通與信息在本次研究中獲得企業最大關注,這兩項指標在組織行為績效驅動因素中的認同程度均超過60%,數據表明,組織溝通效率、溝通成本以及溝通便利性在使用協同工具前后也存在明顯差異,同時在信息獲取、整合以及透明度方面都有不同不同程度的提升。

      互聯經濟環境是復雜多變的,互聯經濟所引發的商業世界大協同對企業管理運營變革產生重大影響。中國企業轉型升級需要回歸到以人為中心、以組織行為績效為根本的組織協同管理變革方向上。“互聯網+”時代的任何企業和組織必須以內外部充分協作為基礎,構建靈動、高效的團隊和組織,使組織、團隊和員工擁有清晰的目標、專業的流程、有效的溝通以及強大的信息整合能力,在組織內外部形成共識(思想、專業、技能、技術)分享機制,以務實創新的文化作為組織內在動力,并依靠現代信息技術構建組織攜通達平臺,進行全方位、多樣化的協作。

 


技術支持:營口網站制作
日韩女同疯狂作爱系列4